两岸一家人》剪不断的亲情 下一代来相见 - 征文 - 言论

点击次数:1608   更新时间2021-10-30     【关闭分    享:

世界上总有很多枝微末节的事,他们貌似没有关联,却又在人生某个特别的时刻,时间让他们百结交错在一起,如同一道平行的铁轨,近看没有相连的地方,但距离会让他们在无穷远处汇聚成一个点,再再走近却屡屡发散、每每远眺又次次交织,好似没有交集的回忆,却被时空给包含在一起,酸甜苦辣的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能够体会。

2017年9月初,我来到大陆进修硕士,在学期间我认识一个很棒的学长,疫情期间帮助我很多,后来因为他的引荐,我参加一场由全国人大台湾代表主办的会议。在场有大概12名来自社会各领域的台湾人,政府希望能够倾听到在陆台湾人对疫情的冲击有受到怎样的影响,有商界的前辈、医界的护理人员、文化界的作者、传媒界的导演以及金融界的分析员等,而我则代表在陆台生,向长官们汇报自己疫情期间的所见所闻与学生们可能遇到的潜在问题。于是我也间接认识台联会(台胞之家)的几位干部,很开心有他们这样的机构与办事人员,让我们在陆能够有著强大的依靠与后盾,大家畅谈快叙、十分尽兴。

年终将至,快一年没回家的我,决定提前返家帮忙,顺便参加好几场2020年本该如期举行,却又因为疫情不由得延后推迟的婚礼,在台期间也会一直关注两岸交流的公众号和群组、撰写一些小文案,希望可以传递更多两岸的生活文化,帮助彼此有更好的交流,大概已经持续好些日子了吧!

■心系台湾的亲人

一天下午,台联会的某位干部忽然在微信上载给我一则信息,内容大概是:一位住在山东省的周姓老爷爷向他反应,因为当地政府的建设规画,需要拆迁他的房子,因为两岸的电信公司和电话号码位数都不一样,所以无法电话联系,他写信却一直都没有等到回复,心系着台湾的亲人,悬在心上的石头也一直无法放下,他深怕这些亲戚就此无法和他联系。

周老爷爷想找的人是他叔叔,或许是为了完成爸爸的心愿,想将他们这家人写进族谱,又或许纯粹是中国人重视亲情的体现,但要找到周老爷爷的叔叔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周老爷爷的叔叔在20世纪初担任过国民党海军,因为解放战争他的叔叔跟著撤退台湾,在台湾的日子里,他的叔叔决定落户高雄某个区、打算讨个一官半职的公务员活,并和他的妻子及一对儿女在这里度过余生。

这样如此有限的信息,叫我实在不知该如何下手,周老爷爷给的出生日期和住址资料都还是不确定的状况,只有名字是肯定的。唯一那麽一点点值得庆幸的就是我也住在高雄,但也仅限于此……,怎么办呢?秉持著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为善不欲人后的中国人传统美德,只能硬著头皮、撸起袖子,干就完事了,毕竟现在也没有什么人选比我这道地高雄一哥更适合胜任的了。

趁年前还有时间,赶快打电话给两岸认识的公务员朋友,看看能否调出更多有用的消息,然后根据周老爷爷给的地址信息,找出邻近的几个区公所与派出所,询问是否真有周老爷爷说的这号人物。几经来返与排查比对后,终于得到两条比较有可能的地址,这两条地址的所有人都和周老爷爷提供的名字相符,但出生年似乎不大一样,这在那个年代的中国还是很有可能的,因为交通与信息传递不够便利等原因,晚报户口的人还是不少的,所以我们还是很相信这两个地址的其中之一就是答案,而且我们还得到两个额外的信息,一是他叔叔在台湾的身分证号、二是他叔叔在台湾的手机号,带著这些关键信息,我们决定先挑其中一个地址拜访。

这是一栋看起来满新的高楼,我们来到控制室询问管理员:那个……,不好意思,请问某栋某楼住的是周某某先生吗?管理员操持著一口闽南语答:呒系哦!啊林翠虾米朗?(普通话意思:不是哦!你们要找谁?)原来,这屋主也姓周,但全名却不是我们说的这个人,忽然有种碰壁的感觉涌上心头:疫情期间我们居然还在人家大楼调查询问,怪不得管理员觉得我们举止奇怪,估计还怀疑我们是诈骗分子吧!

还好我们机智,就在要被撵走的千钧一发之际,我们想到周老爷爷的叔叔还有一对子女,于是再次试探性的询问:那请问这地址的屋主是不是这个周某某(也就是他叔叔的儿子),管理员:哦!是啦!我给你们打电话通知他家人看看要不要给你们放行啊!

■第一个地址就中了

哇靠!第一个地址就让我们猜中了,真的很幸运啊!我们来到屋主家门前按了电铃,心情真是紧张又雀跃,不知道门后的人长得什么样、我们的热心助人会不会被人利用,但是又有一种如释重负、觉得自己正在完成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的感觉。

来应门的是周老爷爷的弟妹,大家素昧平生、萍水相逢,硬是说话实在难免有些尴尬,于是我决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娓娓道来,为了增加可信度,我还把手头能说的所有资料都讲明了一遍,包含她公公在台湾的身分证、曾做过什么活和出生日期等,老实说,这位周太太估计也很震惊吧!忽然有两个陌生人说他老公在大陆有亲人,而且对他家的事情还略有所闻,但也幸好我可能看起来一脸慈眉善目吧!这位周太太还是选择相信我,把他家的事情跟我大略说了一遍。

■老人已驾鹤西归

原来,周老爷爷的叔叔在2018年就已驾鹤西归,他的子嗣又举家搬迁至台中,这间在高雄的房产已经闲置了好久,是故周老爷爷也就一直联系不上台湾这里的亲人,目前唯一还知道周老爷爷的人,也就剩爷爷的婶婶了,但是他婶婶现在又是失智的状态,他弟弟联系不上大陆,也不知道他妈妈说的哪些话是真、哪些话是假。加上他弟弟以前是台湾空军飞行员,后来又在民航机担任机长一职,长时间在外地执勤,所以也就没有太多关注在这事上,虽然周老爷爷的弟弟在他爸爸去世时的讣闻和遗嘱有看到周老爷爷的名字,但是因为他对周老爷爷的印象不深,曾试图寻找周老爷爷,却因为两岸使用的通讯软件不大一样,老人又不擅长使用手机软件,最终只好作罢,如今能够重新联系上实属不容易呀!

说真的,我们这次真的很幸运,因为周老爷爷的侄女在高雄学习,她妈妈刚好回来帮他载运行李准备回台中过年,顺便回老家稍微打扫清洁,否则估计我们要吃闭门羹了。

■侄女欲登陆求学

但更令我喜悦的是,周老爷爷的侄女近来有意思要到大陆交换,所以非常有机会与周老爷爷见上一面,而台联会也非常乐意帮忙安排他们见面,还彼此重新加上微信号,终于,我的努力得到开花结果,著实叫我感到欣慰。

这样的事情,其实也曾经发生在我身上,我曾经也是那个受到帮助的人。我妈妈家的这一支系还被重新填在大陆亲戚他们家的族谱里面,甚至妈妈和阿姨们还与外公渡海到浙江温州认祖归宗。

远到大陆来学习的我,也受到很多人的帮助,我深深感激在心头,深深感谢那些在大陆曾经给我帮助的人,两岸有著同样的亲缘、有著不可分离的关系,相信之后还有更多像我们这样的故事会被发生、被挖掘,所以我很愿意投入心力去帮助他们,一起感受这些得来不易的美好果子,也相信善是会遗传的,是会不断延续下去的,那麽你呢?当彼此再次相连的时刻,你愿意伸出援手、给出这个难能可贵的机会吗?(黄悦轩/北京大学台生)